荔枝台app

说话的人正是尹阙。

“你就是那个让我做了半天梦的家伙?长的还真是丑,你看看你的嘴,都裂到哪儿去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只见他焚心剑稳稳的抓在手里,然后在向前一甩。

轰~~!

一只身冒着火焰的凤凰凭空出现,然后手呈剑指,向着女鬼的方向一指,焚心剑化作的火凤凰鸣叫一声,接着双翅一展,直奔女鬼飞去。

女鬼被这一幕吓呆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眼睛里充斥着惊恐和不可思议的神色,它不相信有人能在自己的魔音下能这么短的时间内清醒过来,这还是第一次,就算是这里的鬼也没几个能够做到。

眼看着火凤凰离自己越来越近,女鬼依旧没有动作,依旧站在原地。

轰~~!

火凤凰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女鬼的身上,接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无数的烟尘被冲击波吹起,在空中胡乱的飞舞着。

“咳咳~~我说,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

一道声音响起。

“我这不是为了谢谢它让我们做了半天美梦嘛!”

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

“你这个感谢也太惊天动地了!”

尘土散尽,一道深坑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内,坑里只插着一把剑,女鬼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我去,这是灰飞烟灭了,你下手可真黑!”

肖遥手搭凉棚夸张的说道。

“呃……可能是稍微过激了一点点,就一点儿。”

尹阙耸耸肩,挠挠头略显尴尬。

肖遥没有再说话,满脸黑线的摇了摇头,抬眼看向了另一边的男鬼。

此时男鬼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被焚心剑炸出来的深坑,心里下意识的一紧,这一招要是砸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未必能挡的住。

“喂,狐狸,这个就交给你了。”

尹阙看了一眼男鬼,理都没理他,然后一眼就看见了山壁一侧贴着符箓的石门,然后拍了拍肖遥,肖遥看向了他,之后尹阙朝着一个方向努努嘴,肖遥顺着他的方向也看到了石门。

“嗯,这个就交给我吧。”

肖遥神色平静的说着,同时握着相思缓缓的向着男鬼走去。

尹阙反身走向了另一边的石门。

男鬼这时看见肖遥朝着自己走来,眉头一挑,刚才见识过了尹阙的招数,肖遥却一直没有出手,男鬼始终以为肖遥的法力不高,现在见肖遥过来,心里冷笑不已,随即也抬脚向肖遥走去。

肖遥握着相思的手突然一松,相思便绕着肖遥来回飞舞了两圈儿,待到肖遥伸手再次握住相思的时候,相思已经从剑形转变成了枪形。

相思的最强形态得以解放,顿时整把枪闪耀着暴躁的雷光,绚丽夺目。

一人一鬼终于相遇,男鬼率先出手,白骨森森的鬼爪当胸掏去,直奔肖遥心口。

肖遥身子一侧,躲了过去,随即长枪向上一挑,枪尖儿直接挑向男鬼的腹部,由下而上。

男鬼见此也是一侧身,但掏向肖遥心口的鬼爪也随之一偏。

肖遥抓住这个机会快的抽回长枪,然后枪头儿调转,一个转身,在以枪尾横扫男鬼的腰腹部。

这一招变招极为迅,在男鬼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把它一枪扫飞。

在男鬼飞出去的同时,肖遥脚下一跺,整个人也朝着男鬼冲去,在男鬼将要落地时,手中长枪向前一递,人后用力一挑,把男鬼再一次的挑飞。

看着头顶上被自己挑飞的男鬼,肖遥再次一跺脚,整个人紧随其后的向上窜去,接着一枪刺向男鬼。

噗~~!

男鬼被肖遥一枪刺穿,这还没完,肖遥攥紧枪柄,在空中一拧身,然后手上一用力便轻松的和被刺穿的男鬼调换了位置,现在肖遥再上,男鬼在下。

接着,肖遥握枪的手猛的一提,然后又一用力,相思脱手而出,带着被刺穿的男鬼如流星赶月般极冲向地面。

轰~~!

另一边,尹阙来到了石门的前方,他仔细的看着。

石门完由和山壁相同的材质组成,看起来应该是整个开凿出来的,有近三米高,石门分左右两扇,圆拱形,门的中间分别有两个铜虎雕刻,虎口里分别衔着一个拇指粗细的圆环,同样是铜质,看起来应该是两扇门的把手,这两扇石门上分别还雕刻着两幅壁画,左边那扇门上雕刻有一人,那人站在一座山的山顶上,身穿一身华贵的道袍,道袍的两只袖口处分别有两个太极图案,此时那人的双手正高高的举起,手中拖着一只悬在半空中的巨大葫芦,葫芦的尺寸比那道士的身体足足大了一倍有余,葫芦身上没有任何纹饰,葫芦嘴处清晰可见吸收之势,而在道士所站的山下方有这密密麻麻无数的恶鬼幽魂,这些恶鬼正在奋力的向山顶爬着,有些恶鬼正被葫芦从口处吸收进葫芦中。

尹阙看了一会儿这幅壁画,皱着眉头,然后又转头看向另一幅。

另一幅壁画就简单多了,一个光芒四射的宝塔,下方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有着许多穿着道袍的人在跪拜,宝塔门前一位老者背对着跪拜的众人,老者身穿一件华丽的道袍,道袍上绣着一个太极图,而袖口两侧也有两个太极图,尹阙看得出来,这位老者就是之前那幅壁画上手持葫芦的道士,老者似乎正在走向宝塔的大门。

看到这里尹阙明白了这两幅图的意思了,第一幅图应该是龙虎山弟子收服天下妖魔的场景,那位拖着葫芦的道士应该就是当代的龙虎山天师,这一猜想在第二幅图中得到了证实,第二幅图正是以前师父和自己说过的,每代龙虎山天师在卸任之后都要进入禁地的宝塔之内加固封印的事情,画中的老者就是当时的天师,但他并没有佩戴天师冠,碧玉拂尘也没拿在手里,说明当时他已经卸任,在有,看他背对着跪拜的一众弟子,明显是要进入塔内的情形。

“难道这道门后面就是封印所在了?”

尹阙狐疑的嘀咕了一句,不管是不是封印所在,想要从这里出去,看情况也只能走这扇门了。

尹阙看着门上的符箓看了很久,始终都没有看出这道符箓究竟是什么符,自己和师父所学的所有符箓里也都没有这一道。

尹阙走近了符箓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随即又紧皱起了眉头。

他现这道符箓画的十分简洁,完背离了一般符箓的样子和运笔。

(本章完)